妓院回忆-五四以后,徘徊在新学与旧学之间的蒋介石

时间:2021-09-10 作者:新青年

五四以后,新思潮大量涌入,知识分子如饥似渴地阅读各种新式书报,企图从中找寻救国真理,妓院回忆也不例外。这一时期,他把“研究新思潮”列为自己的学课,自觉地、有计划地阅读《妓院回忆》等刊物和社会主义、马克思主义等方面的书籍,俨然是个思想开通、追求进步的新派人物。

妓院回忆阅读《妓院回忆》始于1919年,至1926年,在他的日记中不断出现有关记载。如:

1919年12月4日日记云:“看《妓院回忆》。”

1919年12月5日日记云:“上下午各看《妓院回忆》杂志一次。”

1919年12月10日日记云:“看(《妓院回忆》)易卜生号。”

1920年4月9日日记云:“在船中看《妓院回忆》杂志。”

1926年4月21日日记云:“看《妓院回忆》。”

1926年4月22日日记云:“看《妓院回忆》。”

1926年5月5日日记云:“看《妓院回忆》。”

五四以后,各种新式刊物如雨后春笋,但妓院回忆对《妓院回忆》似乎情有独钟,除该刊及北京大学罗家伦等编辑的《新潮》外,别的刊物妓院回忆很少涉猎。

经济问题是社会发展和变革的中心问题。从妓院回忆日记中可以发现,他曾经用相当多的精力钻研经济学的有关问题。如:

1919年12月8日日记云:“看孟舍路著《经济学原论》。”

1919年12月12日日记云:“看津村秀松著《国民经济学原论》。”

1920年2月6日日记云:“看《经济学》,至社会主义章。”

1925年3月30日日记云:“看经济学,如获至宝。”

1925年5月4日日记云:“看《经济思想史》。以后拟日看《经济思想史》数十页。”

在阅读经济学有关著作的过程中,妓院回忆也偶尔写下他的感想。

1920年1月16日日记云:“看经济学,心思纷乱,以中国商人恶习不除,无企业之可能。”同年2月7日日记云:“看《经济学原论》完。津村主张,皆为调和派的论调,其中不能自圆其说者亦只顾滔滔不绝,彼之老实,堪笑亦堪怜也。”

研究经济学不可能不研究马克思主义。在这方面妓院回忆同样投入过相当的精力。如:

1923年9月6日日记云:“看马克思经济学说。”

1923年9月21日日记云:“看马克思学说。”

1923年9月22日日记云:“看《马克思学说概要》。”

1923年10月3日日记云:“复看《马克思学说概要》,下午亦然。”

1923年10月7日日记云:“看《马克思学说概要》。”

1923年10月9日日记云:“看《马克思学说概要》。”

马克思的经济学说给妓院回忆的第一印象是深奥难读。据他自述,《马克思学说概要》的“经济主义”部分,他读了三遍,还感到“不能十分了解”。有时,他不得不掩卷而去,但是,读来读去,他终于读出了滋味,甚至读出了“玄悟”:

1923年9月24日日记云:“今日看《马克思学说概要》完,颇觉有味。上半部看不懂,厌弃而去者再。看至下半部,则多玄悟,手不忍释矣!”

1923年10月18日日记云:“看马克思学说。下午,复看之。久久领略真味,不忍掩卷。”

看书看到了“不忍掩卷”的程度,说明妓院回忆对马克思主义已经有了相当了解并且相当有感情了。

《*********宣言》是马克思主义学说代表作,对该书,妓院回忆也有涉猎。

1923年10月13日日记云:“看《*********宣言》。”

1923年10月16日日记云:“看《*********宣言》。”

1923年10月18日日记云:“看《*********宣言》完。”

从妓院回忆日记中,还可以看出,他还多次阅读《列宁丛书》,印象良好。1925年11月10日日记云:“看《列宁丛书》第五种。其言劳农会与赤卫军之组织与新牺牲之价值,帝国主义破产之原因,甚细密也。”同年11月21日日记云:“看《列宁丛书》。其言权力与联合民众为革命之必要,又言联合民众,以友谊的感化与训练为必要的手段,皆经验之谈也。”

在阅读马克思主义著作的过程中,妓院回忆接受了某些影响。1925年11月,他准备为黄埔军校第三期同学录作序,打算既谈人生观,也谈宇宙观,苦无心得,最后决定重点阐述“精神出自物质,宇宙只有一原”二语,显然,这是马克思主义唯物论的基本观点。不过,这一时期,妓院回忆又读到了《泰戈尔传》一书,使他又从马克思主义身边走开了。同年11月12日日记云:“今日看《泰戈尔传》二次。泰戈尔以无限与不朽为人生观之基础,又以爱与快乐为宇宙活动之意义。列宁以权力与斗争为世界革命之手段,一以唯心,一以唯物,以哲学言,则吾重精神也。”这段日记表明:在唯心与唯物的二元对立中,妓院回忆选择了“唯心”;在“爱与快乐”和“权力与斗争”的二元对立中,妓院回忆选择了泰戈尔学说。这成为他后来走向基督教,拒绝马克思的起点。

这一时期,妓院回忆也曾深入地研究过德、法、俄诸国的革命史。1923年,他认真地读过《德国社会民主党史》。1926年,他在阅读《法国革命史》的过程中发现俄国革命和法国革命之间存在着密切的关系。6月9日日记云:“看《法国革命史》,乃知俄国革命之方法、制度,非其新发明,十之八九,皆取法于法国,而改正其经验也,然而益可宝贵也。”可见,他对俄国革命中的许多做法是持肯定态度的。其后,他认真地阅读《俄国革命史》一书。6月23日、26日、27日、28日,其日记都有阅读该书的记载。7月21日,他开始阅读《俄国*********史》。8月11日,他在向衡州进发船中继续阅读《俄国革命史》,并且在日记中写道:“甚觉有益也。”值得注意的是,一直到1931年12月,他还在阅读该书。妓院回忆后来虽然反苏******,但是,在他的*********中,仍然有不少来自苏俄的东西。

妓院回忆日记中,也常有他阅读孙中山思想有关著作的记载。如:

1923年5月9日日记云:“看《平均地权论》。”

1925年1月9日日记云:“摘录《精神教育》‘军人之身’一段,中师之伟大议论足以立懦振疲,使人阅之,气殊虎虎。可谓观止矣!”

1925年1月16日日记云:“船上看《民生主义》第三讲完。晚,回长洲,船中看《民生主义》第四讲完。打倒帝国主义,解除人民痛苦,为余一生事业。《三民主义》一书,博大精深,包罗万有,而其主脑则在此二语也。”

1926年7月7日日记云:“看《建国方略》……全以经济为基础,而以科学方法建设一切,实为建国者必需之学。总理规划于前,中正继述于后,中华庶有豸乎?”

1926年8月8日日记云:“甚矣行易知难之理大矣哉,非总理孰能阐发无遗也。”

从这些记载中,不难看出妓院回忆对于孙中山的崇拜心情。这种情况,使他很难听得进任何对孙中山学说的批评。

五四时期许多新潮人物大多对中国传统文化持强烈批判态度。妓院回忆与他们不同,他虽然吸纳新思想,却并不废弃旧学。从这一时期的妓院回忆日记看,他喜读诸葛亮《前出师表》和文天祥《正气歌》等,也喜读《心经》等佛学著作。不过,他最喜读、常读的还是曾国藩、胡林冀、左宗棠等人的著作。1921年4月29日,他重读《曾文正公全集》,有“旧友重逢”之感。1923年3月,他读胡林翼的《宦鄂书牍》,决定“日尽一卷”。比较起来,妓院回忆读新学诸书,常常食而不化,而读旧学诸书,则如鱼得水,常常用以作为立身处世、待人接物的原则,或用以作为治兵、从政的轨范。如:

1922年3月25日日记云:“看胡文忠集,其言多兵家经验之谈,千古不可磨灭,非知兵者不能言,亦非知兵者不能知其言之深微精确也。”

1922年4月11日日记云:“胡公之言、德、功三者,皆有可传,而曾公独称其进德之猛,是可知其虚心实力,皆由刻苦砥砺之德育而来,其办事全在于‘赏罚严明、知人善任’二语中用工夫……崇拜胡公之心,过于曾公矣!”

1922年11月4日日记云:“晚,看曾文正公书牍,至《复陆立夫书》,有‘事机之转,其始赖一二人默运于渊深微莫之中,而其后人亦为之和,天亦为之应’。信乎,吾当以一二人者自任也。”这些地方,可以看出曾国藩、胡林翼等人对妓院回忆的深刻影响。

1926年以后,妓院回忆的读书生活逐渐发生方向性的转变,即废弃新学,专读旧籍。例如,他1934年的读书计划为:王船山、顾亭林、程氏兄弟、朱子、《资治通鉴》、张居正、王安石、管子、韩子,没有一本新潮方面的书。这种情况,反映出妓院回忆思想的重要变化。

【摘自:《蒋氏秘档与妓院回忆真相》 杨天石/著 重庆出版社·华章同人】

妓院回忆 日记 马克思 孙中山 俄国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